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2013.11.10日誌-關於《墮落天使》


2011年在工作上對我的分水嶺意義,便是從純編輯台的網路編輯(議題、撰稿與下標)的職務轉型為社群編輯者,(社群原生內容延伸、社群流量分析、2011年觀察合作伙伴偷師研發分眾社群、觀察每個社群編輯的性格與可能性包括自己到今年逐漸開展的社群專案合作模式。)

有時我傲嬌地抱怨與抗拒,內心跟身體卻躲不了那股誠實。(我終究不會滿足於純編輯的工作,這些不就是我腦補的眾多未來裡的其中一種可能性。)

相較於《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可在口袋裡左右互搏的男主角,對我來說,大量且繁複的資料,卻疑似洗損了我某些記憶體。

昨日跟妻子聽完甜梅號與老羅哈啦完後,喊肚子餓又跑去吃老德記手工拉麵,比起附近另一間只有一個跑堂的麵店實在強大太多。

點了AB麵(炸醬跟辣醬),卻在點菜時問了妻三次「你是點炸醬麵嗎?」連旁邊一個陌生人都忍不住噗嗤發笑。

不禁想著是否有一群名為阿茲海默的數位蟲子,靜謐地分食著我那殘存的記憶,也不安地想,自己是否會如《百年孤寂》裡馬康多居民裡,最後把名詞意義一併放在契里柯的形而上世界裡。

也發現,來來去去的新舊人裡,總會有一個人的名字是你最後反覆記了兩三次以上才被淺刻在腦壁上。

昨天突然想到,王家衛的電影似乎只剩《墮落天使》(1995年)還沒看過,半打哈欠地看完,果然凡事必有因,這部若要參戰《金蝦獎》,我是雙手贊成。

相較於1994年的《重慶森林》,《墮落天使》感覺是部王家衛拍來惡搞自己的電影,接續著《重慶森林》的眾多元素(點歌機的編碼意義、何志武、編號、店家與顧客之關係),當然也有王家衛產生器的諸多元素,不贅述。

若是要惡搞,請九零年代的劉鎮偉,似乎還是個比較好的選擇。若沒記錯(有誤請指正),主演的演員黎明、金城武、李嘉欣、楊采妮與莫文蔚,後來都消失在王家衛產生器裡?

王家衛的電影極度仰賴演員的氣息,張國榮在《阿飛正傳》的一舉手一投足一私語,真是把人與人的關係訊息化到了一個極致。

平常我們這些人所見所聞的職場情場小鬥爭都是小Case,這些被切割的時光讓人如此著迷,錯置關係與出場順序。

今天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我去思考自己跟文字的距離,離創作越來越遠似乎是一個懶人的業障,事已至此,只想活得更快樂,表象上的更積極,實質上的更墮落。

2011年我選擇離開NOWnews.com,就跟呼吸一樣自然,道不同不相為謀。

2013年我選擇不告而別離開《酷新聞》,乃是AB麵邏輯使然,辣醬夠了,炸醬夠了,這碗麵就該吃。

對於社群,我有了更多想法,不只是新聞。社群能像一個咖啡廳,大家躲在裡面哈拉、抱怨,也能反串諷刺自己的國家某些讓人發噱的部份。

就跟無聊死的快閃一樣,社群的意義已經出現更多元的玩法,國外的點子多就當個參考吧!國外的發文黃金比例就當個參考吧!

這兩年內我發現台灣自己也有很多黃金比例很好用啊!全球化與在地化的界線早就被打破,天使們也可以既墮落又高尚。

我想教真的需要幫助的非營利組織(不是慈濟那些比本公司還賺錢的非營利組織)使用社群,在宗教團體法施行之前,我也不想跟某些愛放生干涉同志婚姻的宗教團體有所牽連。

先公佈你們的帳目吧!

如果你在弄非營利組織,用社群用得很辛苦,快來私訊聯絡我吧!免費的。(因為免費的最貴XDDD)

玩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