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SBL式的金鐘獎 從林志傑到林依晨的啟示

先解釋啥是「SBL式的」。


SBL是Super Basketball League的縮寫,中文全名為超級籃球聯賽。


中華男子籃球隊2013年在亞錦賽與東亞運連挫中國男籃,其中又以亞錦賽的勝利較為難得,讓帶傷捍衛中國男籃尊嚴的易建聯,吞下苦澀一敗。


北京新浪網在2013年8月10日發表文章,心情複雜地點出「CBA聯賽提升中華隊!」


目前在CBA(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Chinese Basketball Association)打拼的台灣球員皆是中華隊主力,包括效力北京隊的李學林、浙江廣廈隊的林志傑、山西隊的楊敬敏、上海隊的曾文鼎與轉戰山西中宇隊的洪志善,以及下個球季轉戰江蘇南鋼隊的簡浩。

林志傑在CBA年薪2百萬人民幣(約978萬台幣),即使他跟當年的台啤隊友創下台灣籃壇的一段傳奇,但是「野獸」原本在SBL的帳面月薪頂多十幾萬,一來一往至少相差三倍。

兩岸籃球市場資本規模差距過大,或許有人認為CBA掏空SBL,但CBA間接提升中華男籃整體實力,已是不爭事實。

回頭說題。


《我可能不會愛你》在2012年入圍8項得到7項,成為2012年金鐘獎最大贏家。

翻開2013年金鐘獎「戲劇節目獎」入圍名單:


回家(中華電視股份有限公司)
含苞欲墜的每一天(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
含笑食堂(三立電視股份有限公司)
客家電視電影院—死了一個國中生之後(關關影業有限公司)
罪美麗(臺灣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不難發現,今年的金鐘獎星味跟資本規模同步縮減。本文純粹探討資本規模,即使入圍戲劇整體素質與創作企圖可能還比去年多元,還是不難嗅到演員(還不談許多幕後人員)西進,對台灣本土戲劇的影響。


基本上,我不反對台灣迎接市場化的自由競爭,能在產製流程中取得個人最大的幸福,遠比共體時艱、相忍為國來得有用許多。

為什麼開頭要提SBL?我只是想提及林志傑的薪水在台灣被嚴重低估的情況。



▲林志傑在浙江廣廈隊表現亮眼,成為隊中不可或缺的主力。(圖/翻攝浙江廣廈隊官網)

若是你,去不去?




CBA吸走SBL的頂級明星球員,台灣「真正的」一線男女主角自然被更優渥的待遇吸引,造成目前台灣戲劇的「二軍現象」。


林依晨在《蘭陵王》擔綱女主角。(圖/取自《ETtoday東森新聞雲》)

「在台灣練兵,到中國發揮。」是台灣的跨界現象,某些保護政策能頂多久?實際意義多大?根本也不用花時間討論。


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


如果你是台灣人,剛好看到此文,可別以為全球化的自由競爭離我們多遠。


恰巧中國大陸很大,離我們又近。


台灣該如何融合九零年代民主化帶來的大鳴大放,與民粹鎖國後面臨不得不然的小吹小打,在全球化的資本規模優勢,以及在地化的小資品牌故事之間奔走已經成了7年級一代的共同課業。


從不少台灣網友認同淘寶遠勝Yhaoo!奇摩購物的情況來看,勢不可逆,口號比不上人性。或許SBL的台灣球員哪一天「有幸」能跟CBA在同一聯盟競賽,而來自台灣的「楊雪舞」也能在金鐘獎跟中國大陸的優秀演員共同競爭最佳女主角。


期待台灣能盡快從大鳴大放轉型到大吹大打,脫離金鐘獎的感嘆,進階為超越金雞百花獎的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