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若無口嫌體正直選民,怎麼會有紅白帖立委、市長?







姚南宏

台灣在這一、兩年內恐怕無法再造淹腳目榮景,從最近的新聞議題走向也不難看出,台灣的「選票式福利」制度,應該要進行通盤、一致的檢討。

我說句實話,包括軍公教農勞到政治人物,若是出現上一代提領下一代額度的狀況,真正的崩世代會出現在九年級到十年級生之間。

看到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陳學聖公布支出,我先拍手鼓勵,也希望立委諸公們能效法非營利組織,將支出與收入透明化,公布在世人面前。

附帶一提,有不少人愛酸非營利組織,確實不用否認《公益勸募條例》法條十分粗糙,不過比起宗教團體法永遠懸而未決,非營利組織至少受到基本的監督。(台灣人多數的捐款都是給宗教團體,但是這筆帳卻又永遠無法透明。)

看到不少雲友質疑陳學聖的8萬元紅白帖費用,我也想起今年參加了一場讓人難過的喪禮,與幾場笑容洋溢的喜宴。

看完悲歡離合,只有一個感想:紅白帖政客是人民豢養出來的怪獸。




▲張通榮自稱混蛋市長。(圖/東森新聞提供)

不少人在喜宴與喪禮都希望政治人物加持,對方來了就是給面子,不來就把選票扣起來,長久以來反倒變成一種惡性循環。

在這裡先說好,本人的兒女若是結婚,或是當我的生命走到盡頭之際,千萬不要再請紅白帖政治人物過來,因為這是台灣民主的一大悲劇。


▲立法委員陳學聖辦公室九月份支出費用表。(圖/取自網路)

當然,該位政治人物若是你的至親好友另當別論,只是我每次看到喜宴上冗長發言的民意代表,或是趕場上香的縣市政府首長,內心既複雜又感傷。

勤跑紅白帖的民意代表總是說,如果不跑紅白帖,就沒有選票。

跑紅白帖是否有用?身為基隆女婿,我先舉自稱混蛋市長的張通榮為例,去Google搜尋「張通榮 紅白帖」,就不難找到張通榮靠著勤跑紅白帖,拿下不少選票的實戰敘述。

例如《自由時報》2007年這篇《勤跑紅白帖 張通榮歡喜收割》
內文提到,「他可稱是地方上擔任最多婚禮證婚人和喪禮主委的民意代表,展現他長期累積的基層實力。

張通榮擔任議長五年多來,基隆市大小活動幾乎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許多基層民眾都聽過張的綽號『阿火仔』和『大頭兄弟』;競選總部在初選電話民調前,深怕大家不知道阿火仔和大頭兄弟就是張通榮,拚命做宣傳,還好順利通過民調考驗,代表國民黨參選。」

只想問大家一句,若無紅白帖選民,怎麼會有紅白帖立委、市長?

●作者姚南宏ETtoday新聞雲酷新聞社群編輯,花名GO。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