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死掉那天


老頭的日記寫道:「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死掉那天,我還以為這是一個玩笑。」我不知道他和娘為什麼選在這麼重要的日子約會,而且整個行程跟MJ一點關係都沒有。
「敬麥可!」老頭在咖啡館裡像個笨蛋似地拿著咖啡杯。

老頭說,他工作的那間電子報,麥可死掉的新聞竟然無法登上點閱率的第一名,這讓他非常的失落。

那天,他們一起去的地方,如今都已經沉沒在水中,植物園(娘是個對植物極有興趣的人)、克立瑪咖啡館(娘極力推薦的咖啡館,當初老頭的情敵差點頂下來。)

退潮時,我偶爾會從山下騎著摩托車回到當年繁華的市區內,去老頭工作的地方閒晃。

在廢棄的捷運軌道裡撿拾一些遺落的廢棄物。

在偌大的廢墟裡,就像老頭半夢半醒之間所說的:「我從沒想到這世界上最繁華的廢墟竟然就是台北市東區,浸了水的櫥窗,浮在污濁水面上的珠寶,終究救不了地球命運的小摺(誰會期待呢?),海面上的竹筏、遠洋漁船以及貨輪都告訴我,現在竟是身處於凱文科斯納的《水世界》,這彷彿是一個無可救藥的爛笑話。」

老頭說,麥可死掉那天的早上,他打開網頁看著「麥可猝逝」,揉一揉眼睛,想說又來了。(不久前,他這輩子最喜愛的日本摔角選手才剛過世。)他打電話給一個朋友,還模仿了麥可的叫聲(天啊!真是丟臉死了。);並且把新聞稿寄給一個曾經當過DJ的陌生人,他真的想不出來有誰可以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