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日 星期五

行動上網人家上太空我們殺豬公 台灣面臨木馬屠城記

GO 

看完《WIFI熱點密度高 韓學生:不怕網路吃不飽!》,看到內文那句「上傳一張約800kb的相片,大概只要1秒鐘...」

 還真的有種人家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的喟嘆。 就算是殺豬公也要殺得合理,讓大家津津有味。所以我想聊聊這幾天看到的幾種論點。

 1.吃到飽拖垮網速說

別以為NCC是第一個跳出來這麼說的,早在今年5月,Yahoo!奇摩的微革命就指出三大原因:

A.「吃到飽」方案兩敗俱傷
B.「過度使用」情況嚴重
C. 速度升級跟不上需求成長 

過了幾個月之後,前Google亞太營運總監、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29日呼籲,台灣的行動上網應該取消行動上網吃到飽,別讓14%的使用者霸占67%的頻寬。 

2.合理分出用量與價位,吃到飽不一定要留。

  陸仁岬認為,若有完整配套方案,取消當前的吃到飽服務也是OK,若無方案,那就請設法要求電信商強化基地台服務。

這在台灣就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因為要架設基地台,要通過 NCC 申請、還要經過當地居民同意。

  相信大家應該還記得這則新聞:東港基地台拆光 手機訊號爛爆!

陸仁岬認為,簡單區分低用量、平均值以及高用量用戶三種類型,重新調整目前行動網路以及頻寬的資費,而針對異常用量用戶定立額外的收費制度,讓不同的使用者對自己的使用量能有更符合的資費選擇,而非像現在一樣覺得乾脆就買吃到飽才划算。 在理想的狀態下,張善政也提出不圖利電信業者的情況下,針對使用量進行分級收費,甚至新台幣100元即可上網。

他評估86%的使用者,不但費用不會增加,甚至會降低。

 3.分時段收費

而批踢踢實業坊(ptt.cc)網友31日提出另一種觀點,表示以PTT為例,平時都有4~5萬人掛在上面,5萬人無時無刻都佔著PTT的頻寬,是重度使用者;但是到了晚上熱門時段,使用人數會突然暴增到13~14萬人,導致人數超量無法登入。

他認為張善政的考量盲點在於忽略「每小時用量」的情況,另外行動上網也有「共同速度」的限制;重度使用者佔走如此大的流量是因為24小時在用,但是真的造成塞車的主因,是使用者突然暴增。 這位網友認為,「唯一能解決行動上網慢的方法不是分流量收費,是分時段收費 。

話說回來,如果台灣還停留在什麼都不能做的狀態,最後只能走向精神層面的自我滿足。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今年金鐘獎的領獎人之中,除了說出反核之外的訴求,就是呼籲置入性行銷與廣告的相關規定鬆綁。 

或許你會覺得,萬一以後都是廣告充斥在戲劇怎麼辦?可是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不開大門走大路,讓經濟規模得以獲得透明性的擴張。

 置入性行銷會跟性專區一樣逐漸轉為地下化,很多人一定看不出來,某日報頭條置入刷卡救人的傳奇,某奇異果為什麼常常在電視出現... 冠名贊助、性專區與基地台的道理都一樣,如果抓不到平衡點,永遠都只能停留在埋怨的階段。

我不介意台灣走向精神層面的自我滿足,只是這符合多數人的利益嗎? 請恕我引用范可欽昨日的臉書名言,「埋怨就像騎木馬,讓你有事做,但不會前進一步。」

老實說,我每次都會去看ETtoday新聞雲粉絲團的留言,即使明確告知這是一個商業訊息,仍然有不少人無法接受。

  這是我昨天的留言,「相信您也看得出來,這是一個很可愛的廣告,ETtoday新聞雲是一個新聞網站,但是也需要資金維持營運。我們對於廣告有控管與堅持,一句話與您分享,『別窮得只剩下錢,沒有錢萬萬不能。』」 

如果你不喜歡財團投資的媒體,就請讓媒體有自己盈虧自負的能力,又不喜歡財團,又不喜歡管中祥先生口中的「獨立性媒體」聯合報(此媒體自己就能維持營運) 。 難道要台灣媒體全部變成台灣醒報?

 如果台灣一直騎木馬,最後也只會自己屠了自己的城。